欢迎访问黄山市教育局网站!黄山市人民政府
您当前所在的位置:名师工作室 > 程杨木工作室 > 正文

慰藉于心灵 润化于生命——也从《长亭送别·正宫·端正好》谈初高中古诗词教学

作者:程杨木名师工作室成员 叶志凤     发布时间:2019-11-06 19:09:08     信息来源: 市教育局     浏览次数:286
【字体:

10月30日,趁工作室融杭活动之东风,有幸来到海亮高级中学,听了周凯老师借高一(7)班上的一节古诗词鉴赏课。他选择的是高二选修课文中的王实甫杂剧《西厢记》的选段《长亭送别·正宫·端正好》——“碧云天,黄花地,西风紧,北雁南飞。晓来谁染霜林醉?总是离人泪。”这堂课虽不“热闹”,但是周老师深厚的古诗词修养着实令人惊叹。一节课,他旁征博引了各类文学理论(《诗品》《文心雕龙》《人间词话》和《文赋》)和古诗词(李清照《醉花阴》、欧阳修《踏莎行·郴州旅舍》、毛泽东诗词、陶渊明诗文等),还有梭罗《瓦尔登湖》选文。他的课堂已经不仅仅在教授一首元曲,而是从语文核心素养出发,教学生“读”诗文的方法和路径并且鼓励学生们个性化的表达和感悟。

回想初中教学古诗词的课堂,很多时候我们都是以读带默而过。学生积累古诗词仅仅是为了应对考试的那10分填空。随着新教材的改革,2019年中考古诗默写加大了理解性默写的题量,从一定程度上也在提醒我们初中语文教师,古诗的学习切忌草率对待。我想周老师的这节课带给我的远不止他个人文学素养的震撼,更多的是引起我对古诗词教学的思考。

一、读是核心,重视学生的原生阅读体验

  许世荣先生曾说过:“朗读比讲解更重要。”周老师讲解“西风紧”时引导学生注意这个句子朗读节奏的变化。由“碧云天,黄花地”到“西风紧”这三个句子的节奏是不一样的——语速应该在“西风紧”处加快,并且突出一个“紧”。这样更加突出一种悲凉的气氛,衬托出离人心里的伤心、怅惘、无奈和怨恨。

其实对于朗读的技巧,在统编新教材七年级上册起始一二单元就已经列为单元的学习目标。第一单元重点学习重音和停连,第二单元重点学习语气和节奏的变化。但是我们在教授古诗词的时候,还是忽视了对于朗读技巧的训练。当然所有的“技”都是建立在文本内容理解的基础之上的。不过学生如果在七年级就更好地掌握了这个技能,那么在今后的文本朗读过程中,才有可能活学活用,举一反三。

不过美中不足之处,周老师因为时间和学情的原因,仅仅在这个句子上做了一个简短的停留,隐去了整首曲的朗读展示。我想如果是初中的课堂,我们可以将这个内容安排两个课时,慢慢读,多种形式读,充分激发学生读的兴趣,培养学生读的能力。

二、术是工具,重视学生诗词的情感品悟

周老师在说课中提到,“现在的语文教学过多讲解术的东西,而少关注学生自身对诗词的品悟”。诚然,在大的考试背景之下,语文教学仍然存在功利性,重工具性而轻人文性。很多老师讲解古诗词走来就是手法、修辞、炼字等。将内容肢解得支离破碎,而不敢放手让学生自主品悟诗词的情感。

周老师的课堂反复鼓励学生大胆地表达自己阅读曲文的感受。例如:老师问“读‘北雁南飞’”这一句,同学们从中读出了离人怎样的情绪”,有一个孩子站起来,回答道:“大雁由于生理的因素,必须要南飞,这里应该是迫于一种无奈。”另一个学生则回答道:“看见北雁南飞,想到即将离别的张生,崔莺莺心中充满了不舍。”老师这时充分地赞扬了两位同学能够读出自己的情感体验,并且引用了欧阳修《踏莎行·郴州旅舍》中的句子“郴江幸自绕郴州”和《西厢记》崔莺莺人物形象具体介绍了这个句子的别有韵味——北雁干嘛非要南飞,这里道出了崔莺莺心中对张生离开的怨恨。并且用了王国维《人间词话》中的“一切景语皆情语”和《诗品》中的“气之所动,物之感人,故摇荡性情,行诸舞咏”,从理论的高度来对学生品读诗词进行“授之以渔”地指导。

三、比是方法,重视学生思维的发展与提升

周老师的课堂随处有诗文的对比阅读。有的是同一意象不同内涵的比较,例如讲“黄花”,引导学生与毛泽东“战地黄花分外香”和李清照“人比黄花瘦”两处的“黄花”比较。有的是不同意象表达效果差异的比较,例如将“黄花地”与“黄叶地”进行比较。有的是诗句的写法的比较,例如将“别雁南飞”与“郴江幸自绕郴州”两句在情感表达上的比较。通过比较来求同或者存异,在比较中,学生既是对已学知识的温故,又是在理解的基础上提升了思维的品质,达到了知新的目的。

四、赏是目的,重视学生审美的鉴赏和创造

最后周老师的问题停在了“离人泪”的内涵解读之中。让学生再读曲文,思考:“这里的‘离人’具体指谁呢?”很多学生都异口同声地回答,“是张生和崔莺莺”。周老师没有急于给出答案,而是引导学生回忆《瓦尔登湖》选文,感受文字中所渗透着的作者对大自然的态度。其实,这个“离人”还有可能是千千万万个“读者”。每一个人在读到“总是离人泪”时都已经融入了自己的情感体验在读。

一节课,40分钟,老师不紧不慢地讲解曲文,学生似懂非懂地聆听、做笔记。可能很多孩子不一定明白这堂课老师到底教给自己什么。我想,在某一个午后,当孩子们捧起一篇诗词,会想起这个老师。因为他是真正在教孩子们如何读懂诗词。

《论语·为政》中说“君子不器”,我们培养的孩子应该是具有创造能力的人,而非是仅仅熟练掌握各种“术”的学习之“器”。在浮躁的大环境之下,无论初高中,我们语文老师的初心都应该引导学生多读、多思、多表达、多体悟。尤其是初中阶段,我们更应该重视孩子的读书体验和积累,尊重孩子们个性化的读书体会,只有这样,我想我们的语文才能真正慰藉于心灵,润化于生命。


【关闭窗口】 【打印本页】
上一条: 倚东风,豪兴徜徉——诸暨海量高级中学听课琐谈 下一条: 涵 泳 工 夫 兴 味 长——观摩《西厢记·长亭送别》一课有感